主页 > 文化 >

余光中先生去世了,提起乡愁你会想起什么?

2017-12-20 11:35 来源:未知

12月14日,诗人、文学家余光中病逝,享年90岁。余光中1928年生于南京,祖籍福建泉州永春,1950年随家人迁居台湾。多年来,他创作了许多经典的诗歌和散文。1971年,思乡情切的余光中在台北写下经典之作《乡愁》。40多年来,这首诗在海内外华人间广为传诵。余光中在诗中提到的乡愁是“邮票”、“船票”、“坟墓”和“海峡”。提起乡愁,你会想起什么呢?

资料图:著名诗人余光中曾接受中新社独家专访。中新社发 骆云飞 摄
乡愁是饮食,我在北京,北京的煎饼果子不如天津的好吃

27岁的天津人小李已经来北京两年多了。当被记者问到“北漂有什么乡愁”时,他给记者的反馈全和吃相关。

作为一个天津人,小李认为北京的煎饼果子相当不正宗了,并且有理有据。“不好吃。第一是只能加薄脆(天津叫‘馃蓖儿’),不能加馃子,而且薄脆也是凉的,不够脆;二是摊煎饼的面不对,不是绿豆面的,太干,发黏;三是配料也不对,甜面酱、腐乳加葱花即可,其他的酱一概不要。”

对吃颇有研究的小李还对北京的早餐有诸多不满意。比如他觉得,包括豆腐脑、豆浆在内的北京早餐都颇不正宗,至少和他在天津的习惯不同。两年多的时间仍不能让他的胃习惯这座城市。只要有时间,周末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回家。对于小李来说,车票不是乡愁,乡愁是饮食习惯。

事实上,对于吃的习惯似乎是每个外乡人固有的“乡愁”。有网友在社交网站叙述了自己朋友的“乡愁”——在日本东京的朋友曾向自己哭诉,自己想吃“大腰子”然而东京没有。

资料图:著名诗人余光中。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
乡愁是乡音,我在广州,作为东北人已经适应粤语了

“作为一个颇具语言天赋的东北女性,我在广州这么久已经适应粤语了。”虽然已经适应,但提到“乡愁”,陈小姐最先想到的仍是方言。

当然说粤语也只是“一些基本的”,“粤语歌也会唱了一些”。

最近四年,陈小姐往返于北京和广州两座城市,但在广州的时间远多于北京,一个月大概只回北京几天。

对她来说,有很多想念家乡哈尔滨的理由。因为已经适应了粤语,最近的一个理由是“想念家乡的大雪,尤其是在岭南这种没有四季的地方”。“还想念哈尔滨大街上摆地上卖的冰淇凌。”记者在这句话里听出了浓浓的东北味。

这样的有声音的乡愁自古就是文人感怀的对象。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”这样的句子在唐代已经被贺知章写出来了。

资料图:著名诗人余光中。中新社发 王中举 摄
乡愁是孤独,我在国外,过节的时候乡愁格外浓烈

更令人印象深刻的似乎是那种在外乡的孤独感。常年在英国工作的时雨告诉记者,自己平时常常会吐槽当地食物的口味,适应当地的口音也需要一些时间。但她觉得,这些还都可以忍受,只是在过节的时候,乡愁格外浓烈。

去年过圣诞的时候,时雨没有回家。“因为当时觉得在国内也不怎么回家过圣诞这种节日,应该就正常学习生活就可以。”

一直在美国留学的小陈也有类似的感受。他坦言,在国外“最怕过节”。“那时候就会想起家人和国内的小伙伴。其实,只有离开家乡才真正理解了余光中先生《乡愁》中的句子。”“但实际上,因为圣诞节在西方非常重要,就跟我们过春节一样。所以街上一个人都没有,然后图书馆也关门,超市也关门,都没有人。我真的在学校散步就走了一整天,我记得一个人都没有。”她告诉记者,圣诞时还有不少人放焰火。“我就自己一个人听着焰火,特别冷清,孤独感特别强。这个时候非常想家,有点想哭。”

据说,当年余光中只用20分钟就完成了这首《乡愁》。当被朋友问及“文思怎么这么快”的时候,余光中说“这种情绪压在我心底已经20多年了”。

责任编辑:admin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